远大电影欢迎您!
我的幸运女神
  远大电影 有您的身影
远大海南电影网
远大海南电影网

电 影

66185800  66298600
远大电影  欢迎您
电影  我的幸运女神
  
    
国际制片人高峰论坛暨电影产业与海南自贸区(港)融合发展论坛
来源: | 作者:aoseecn | 发布时间: 2021-01-01 | 28 次浏览 | 分享到:
2020年12月2日,第二届海南岛国际电影节进入第二天。在当天的国际制片人高峰论坛暨电影产业与海南自贸区(港)融合发展论坛上,明振江、班华·吉尼斯提、曹寅、麦克·艾理善、任仲伦等39名国内外“大咖”电影制作人围绕以“电影产业与海南自贸区(港)融合发展”为主题展开讨论。第二届海南岛国际电影节期间,将围绕时事背景同时兼顾“国际性、学术性、大众性”三大特点,举办国际制片人论坛、电影与自贸港发展的论坛、电影节主席论坛、影人专题分享、电影修复专题论坛等多场活动。同时为海南电影产业发展提供了真知灼见。

国际制片人高峰论坛暨电影产业与海南自贸区(港)融合发展论坛

2020年12月2日,第二届海南岛国际电影节进入第二天。在当天的国际制片人高峰论坛暨电影产业与海南自贸区(港)融合发展论坛上,明振江、班华·吉尼斯提、曹寅、麦克·艾理善、任仲伦等39名国内外“大咖”电影制作人围绕以“电影产业与海南自贸区(港)融合发展”为主题展开讨论。第二届海南岛国际电影节期间,将围绕时事背景同时兼顾“国际性、学术性、大众性”三大特点,举办国际制片人论坛、电影与自贸港发展的论坛、电影节主席论坛、影人专题分享、电影修复专题论坛等多场活动。同时为海南电影产业发展提供了真知灼见。

作为中国电影重量级制片人,中国电影制片人协会理事长明振江用数据说明了中国电影产业的发展:拥有院线银幕6.7万块,数量居全球第一;2018年电影总票房609亿元,居全球票房第二;2018年国产影片1082部,产量居全球第三,仅次于美国和印度……此外,中国拥有全球最庞大的观影人群,这些数据都印证着中国庞大的电影市场空间和发展前景。“我看到了中国电影行业10年间的爆发式增长,和拥有的巨大发展潜能。”美国电影协会亚太区总裁麦克·艾理善也用数据表达了他的感慨。国际影视制片人协会秘书长班华·吉尼斯提在论坛上提到,海南正在建设自贸区、自贸港,特殊的税收制度将成为海南电影产业发展的重大利好。而在国内制片人眼中,海南也是一块亟待开发的影视宝地。上海电影(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任仲伦认为,海南具有重要的成本优势。他说,国内东部地区影视行业发展成熟,导致影视制作成本升高,而西部一些城市有政策引导和成本控制,吸引了很多制片商,“如果海南能用好政策优势,就能吸引人来开发海南的影视资源。”麦克·艾理善对海南的发展充满期待:“风光优美,气候宜人,海南非常适合电影拍摄和制作,我相信大家能从海南找到合作机会。”作为国内的四大国际电影节之一,海南岛国际电影节旨在以“全年展映、全岛放映、全民观影和全产业链”为目标,打造永不落幕的电影节,海南多样化的自然景观,也能满足不同季节、不同形态的场景拍摄。电影出品人、央视电影频道节目中心主任曹寅希望,海南可以借助中国电影发展的黄金时期,将生态和政策优势转化为文化和经济优势,在电影人才培养、影院建设、电影制作、宣传发行、电影节事、电影贸易等全要素、全产业链实现创新发展,并向文旅、文创、艺术、教育、时尚、娱乐、高科技等相关领域纵深发展,通过文化拉动地方经济的蓬勃增长。“要推动电影产业与海南融合发展,需要我们进一步解放思想,更新观念,敢于突破和创新。”明振江认为,海南要用好开放政策的红利,出台更多促进保障影视文化产业发展的新政策,并率先全国落地实施,推动海南对全国乃至全球电影市场形成吸引力、凝聚力和影响力,他同时也期待着,海南能够拍出更多具有海南特色的影视作品。

“新思考·新景观·新生态”IP影视化论坛

12月3日上午,第二届海南岛国际电影节“新思考·新景观·新生态”IP影视化论坛在三亚举行。多位来自影视机构行业嘉宾、导演、编剧、作家等围绕当下IP(知识产权)影视化改编热潮进行“冷思考”,探讨“IP+影视”的长远稳健发展,构建IP产业新生态。

简单粗暴的“大IP+强阵容”是否就意味着能够打造出影视“爆款”?当IP不再只是简单的知识产权,而是品牌价值的集中与受众情感的投射时,如何才能让IP兼顾商业价值与口碑?在这场论坛中,百思传媒创始人总裁,IP价值官创始人岳云飞,腾讯影业内容创意中心负责人、影视策划、编剧任吉颖,知名编剧、导演、北京电影家协会副主席束焕,国家一级编剧、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冉平,作家、编剧蔡骏在两个多小时的论坛中分享他们的观点。

近年来,IP转化率有了明显的降低,“IP无用论”论调由此出现。论坛一开始,嘉宾们就围绕“IP无用论”提出自己的看法。大家一致认为,IP仍有较大价值,无用或有用更多是取决于其改编过程。面对外界对“IP热”的质疑及进而引发的“IP无用论”说法,作为“IP”的忠实拥护者,百思传媒与IP价值观创始人岳云飞坚信,IP影视化的价值毋庸置疑,但目前应该思考的关键是如何做好它。一个较为明显的现象是,如今再去翻阅不少经典网文IP,其价值观、人物设定、故事架构已经落后于当今主流的电视剧逻辑,与当下社会观众的心理和情感诉求不符。比如不少青春文学里的车祸和堕胎梗,在近几年影视作品中已经泛滥成灾,越来越乏人问津。而“霸道总裁爱上我”、纯真女主惨遭恶毒女二陷害的情节,也让观众渴望更多的反套路。

对此,作为不少知名大IP影视化的“操盘手”、曾参与制作了热剧《花千骨》的著名策划人任吉颖认为,之所以有“IP无用论”这种刺激性的言论,可能是因为公众对于IP的认知不一,诉求不同,同时也侧面反映出有些IP不适合影视改编。好的IP不一而足,但一定要有好的故事、人物,能够提供独到见解。 “不是所有的IP都能够被拿来改编为影视作品,许多IP在改编上不尽人意,所以才会让人们质疑它是否还有价值。”任吉颖说,一个好的IP首先应该具有群众感情基础。冉平也认为,许多IP在改编成为影视剧前已经寄托了观众的情感,因此IP改编时要思考让更多人产生共情、与时代产生共鸣。并且经过了几年的探索,业界买到的一个教训是:不是所有的IP都适合改编成影视剧。什么样的不适合改编?冉平认为,主要要依据价值来判断,“它里面要有某种能击中人的东西,满足大多数读者的想象。很多编剧在改编的时候,其实并不明白也不愿意去理解这些内核,可能觉得自己更专业,一定要高于原著。”

什么样的作品更适合改编?改编时需要注意些什么?创作了《泰囧》《港囧》、在IP改编上拥有丰富经验的束焕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他介绍道,影视作品中真正成功改编、打造出“爆款”作品的并非都来源于经典大IP。例如《阿甘正传》《肖申克的救赎》《霸王别姬》等,这些作品均源自中篇小说且在小说阶段“资历平平”。束焕表示,顶级小说往往留给改编者的空间比较小,能够发挥的空间有限。“创作者要擅长从小说中挖掘出‘核’,进行再造。”束焕说。

蔡骏创作了《无尽之夏》《镇墓兽》《谋杀似水年华》《最漫长的那一夜》《天机》等30余部作品,累计发行1400万册。他从作家角度出发,表示作家要努力当好“发电站”,为影视界贡献更多优秀作品。而作为编剧,特别是当作家转变为编剧去改编自己的作品时要敢于“舍得”,换一种思维方式去对待作品,抓住作品的核心部分,让其在小荧幕、大屏幕上大放光彩。

每个IP都有其不同的魅力,任吉颖在发言中认为,改编要尊重原IP中最具有吸引力的部分,每个IP可提供的改编基础不同,改编工作就是要聚焦最能够传达“精气神”的部分。同时,IP改编不应局限于原IP设定的框架,要有合理的延伸和再创作,要有所提炼和创新。

此外,IP还与“文化出海”紧密相连,嘉宾们在讨论时纷纷表示,期待中国能够早日拥有“超级英雄”等享誉国际的IP品牌。

“IP影视化是IP转化的‘最后一公里’,在这一公里,我们呼唤的是好的编剧、导演、制片人,从搭建世界观到关照市场,这是一个群策群力的过程。”束焕说道。

“亚洲电影在欧洲”论坛

12月1日,由国家电影局指导,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与海南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二届海南岛国际电影节在三亚开幕。记者注意到,“采珠拾贝”作为本届电影节中聚焦亚洲电影的单元,展映了来自伊拉克、阿富汗、伊朗、韩国、日本等亚洲地区的年度精选影片。不少影迷纷纷表示,能借此机会欣赏到亚洲电影纷繁姿态,“非常过瘾”。

电影节作为全球电影文化交流的重要阵地,对于亚洲电影向欧洲的推广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亚洲电影在世界影像的版图中,与好莱坞、“欧陆派”电影范式相得益彰,并一直以其独特的空间特征和美学风格独树一帜。而亚洲电影在欧洲的发展状况如何?欧洲社会会以一种什么样的态度看待亚洲电影?今日(3日),第二届海南岛国际电影节“亚洲电影在欧洲”论坛召开,各大电影节策展人出席,分享了对亚洲电影的独到见解。

亚洲电影走向欧洲

前香港国际电影节协会总监高思雅(Roger Garcia)指出,“去看看中国的电影”是欧洲电影节呈现的一个趋势,“他们很青睐中国的电影,亚洲影片有不同的文化,令人耳目一新。”

记者了解到,远东国际电影节是欧洲最大的介绍亚洲电影的电影节。每年开春在意大利东北部小城乌迪内(Udine)举行,并展映来自远东地区的优秀影片,从1999年举办第一届开始,迄今已举办了二十届。在2018年的远东国际电影节上,中国香港演员林青霞获得“金桑树终身成就奖”。远东国际电影节艺术总监Sabrina Baracetti坦言,目前在一些欧洲城市的电影院中,亚洲影片数量仍然较少。“所以欧洲的电影节不仅要引进新鲜的电影,更需要亚洲的电影。”Sabrina Baracetti向记者介绍,远东国际电影节是特意为亚洲年轻艺术家设立的全新单元。如今,亚洲电影在欧洲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目光,“我们深深地相信,通过电影,我们可以更好地了解世界上在发生的事情。中国影片也会在意大利越来越受欢迎。”

推广亚洲电影,他们这样做

伦敦东亚电影节艺术总监Hye-jung Jeon认为,如今在国际市场上,亚洲文化,特别是中国文化的多样性得到了越来越多重视,电影节则成为亚洲电影在欧洲市场崭露头角的有力支撑。“我们必须要让大家有充分的理由和动力来电影节观影,我们可以向年轻人出售套票、团体票等。事实上这一方法是十分有效的,年轻观众的数量在不断增长。”

Hye-jung Jeon以伦敦举例称,这座城市文化活动丰富,电影节也可以与之进行合作,并在活动中分发传单、海报,投放电影片花或明星海报。“我们做了大量的宣传,伦敦东亚电影节的参与人数也在不断增长。”

她表示,接下来,伦敦东亚电影节还将引入更多的汉语影片,“这样我们可以吸引更多的观众,本地人、中国留学生等,当然还有来自其他国家的留学生。这或许能成为推广亚洲文化的一个契机。”

Benjamin Illos作为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亚洲区选片人,在论坛大会上揭秘了自己挑选影片的标准。“过程很简单,就是去看电影,但是最重要的还是要以观众为导向,什么样的影片会让观众非常惊讶,怎样的影片会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我在中国,一些同事在南美,另一些在非洲,我们会在不同的电影上见不同的电影人,然后期待遇到一些高质量的优秀影片。”

各大电影节策展人为何喜欢亚洲电影?

亚洲电影究竟因何引人入胜?在高思雅看来,很多是由年轻人制作完成的,他们的视角和关注点都非常特别。“我认为电影是一个在不断进化的语言,所以我非常想要看到这样一个语言将会走向何方。”

Hye-jung Jeon则更青睐文化因素丰富的电影。她认为,如果观众要想看懂这类电影,他们就需要提前了解亚洲文化,这对于亚洲文化在欧洲的传播大有帮助。

Sabrina Baracetti表示,目前,亚洲电影正慢慢被西方影院、西方观众所接受、理解,所以欧洲各大电影节的作用格外凸显,“电影节要去推介亚洲的影片,让欧洲的观众增加对亚洲电影的认识,然后可以推动人们去到影院里面看亚洲电影。”


  
网站导航